多路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多路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永宁街18号2

发布时间:2020-04-21 18:02:14 阅读: 来源:多路阀厂家

小芸痛苦地抓着头发,眼神涣散,“我也不知道我是谁。”

从小到大,她都是石振彦和姐姐身后的小跟班,他们两个人在一起有着说不完的话,而她从来插不上嘴。

她以为石振彦喜欢的是她姐姐。

起初小昙也认为,石振彦喜欢的是她,渐渐地,她发现事情并不像她预想的那样。因为,石振彦只有和妹妹说话时,才会发自内心地笑。

那种笑容是她从小昙是个魔鬼!这个秘密除了家里人,没人知道。

出生那天,一道犀利的闪电划破了半边天空,小昙就是跟着这道闪电出来的,乌黑油亮的长头发绕满了整个身体。

从她出生起,家里就怪事不断。

先是一向不信鬼神的爸爸,随着大女儿的长大,对她的恐惧日益增加。他总觉得有双眼睛在时刻盯着自己,走哪儿跟哪儿。

于是,他不敢回家了。

不管好坏,孩子毕竟是自己生的,林妈妈不愿意放弃。只是没想到这孩子越大越怪,她会半夜把人弄醒,说要喝桂花羹,如果不立刻满足她的要求,那双冷得像冰的眼神会像利剑一样让你胆颤。

桂花羹,林妈妈知道那是三姨太的最爱。

七月十五,中国人的鬼节,林妈妈带着纸钱上了三楼。“即使我奶奶对不起你,在你丈夫虐待你的时候没有帮你,可她一个下人,人微言轻,有什么办法呢?最后她也疯了,得到报应了。事情都过了六十多年,您究竟什么时候才愿意放手?”

风飒飒地吹着,烧糊的冥币飞了一屋子,林妈妈回头,大女儿小昙正斜靠在门边,她说:“你终于知道我是谁了?” 曾经有个和尚来家里,要带走小昙,他说这孩子留不住的,怨念太重,必须常伴青灯古佛才能消除。

林妈妈不同意!

和尚说,这朵双生花,本是一个人的两面,一面善良,一面邪恶,一个人不可能同时存在两种人格,必有一个消亡,一个繁华。

孰生孰灭,就要看她们的造化了。如果两股力量争执不下,恐会两败俱伤啊!道士叹息着,临走时交给小芸一串菩提子念珠,告诫她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拿出来。

这串念珠,小芸一直将它放在杂物箱里,没想到还是被姐姐找到了。

那次生日,看着小昙的礼物,小芸已经很伤心难过,没想到小昙提出了一个更过分的要求,她让小芸交出小熊公仔。小芸自然是不答应的,于是两人吵了起来。僵持了一会,小芸以为她的脾气快过了,便不再理会,自己走到客厅看电视,只听一声惨叫,小昙手里拿着念珠,疯了一般冲上了三楼 小芸从小就偷偷喜欢着石振彦,她一直以为如果左脸的胎记消失,石振彦就会喜欢上自己,像喜欢姐姐那样。所以当小昙提出让她左脸的胎记消失时,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于是,大家不解的怪事就发生了。

小芸的胎记时隐时现,阴雨天小昙能附身,她的胎记就会消失,晴天,小昙的灵力太弱,她的胎记就清清楚楚地挂在脸上。

小芸以为,胎记消失了,石振彦就会重新打量自己,没想到麻烦事更多。因为小昙也喜欢着石振彦,所以,每当她和石振彦说话,小昙就会生气。一生气,两个灵魄就开始互相排斥。只要和石振彦说话,小芸的脸上就会出现大团的皱纹,其实就是互相排斥又刻意融合时的反应。

“说吧,你想怎么样?”石振彦走后,小芸望着床边的方向冷笑道。

“让我陪他一天!”

农历七月十五,是鬼节。石振彦不顾小芸的劝阻,决定和小昙见一面。

“你确定吗?”小芸有些担忧。

“确定!”石振彦冲小芸笑了笑,“一切都会过去的。” 眼前的小昙穿着及踝的白色连衣裙,月亮皎洁的光辉慵懒的覆盖着她略卷的长发。她的笑靥一如从前,眼眸里却装满了化不去的忧伤。石振彦伸手,“小昙。”他的声音哽咽了,心里空落落的堵得慌。

他们隔得那么近,又离得那么远。石振彦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无助的小昙,脆弱得好像一触即化。

“如果你拿正眼看一下我,你会不会发现,我的心也是有知觉的,也会疼?”小昙看着坐在左边的石振彦,悄悄地想着。

“天快亮了,”小昙抬头,她的笑看上去是那么地惨烈,她说:“告诉妹妹,我爱她!”

小昙拿着菩提子念珠冲上三楼,往事一幕幕就像电影回放,前世遭受的痛苦就像刀子般刺得她情绪失控,一个声音强迫她回去,一个声音又在劝阻她离开。她的心很乱,可是再大的仇恨,终究还是敌不过他们的笑容。她望着窗边若隐若现的三姨太,“你知道深爱一个人是什么滋味吗?我爱他,我爱我妹妹。”

“这样不会觉得很委屈吗?”三姨太不解。

“爱,就是不去问值得不值得。”小昙微笑着,“他们都是我最爱的人。”

三姨太静默了,她开始怀疑自己的初衷,这一切的悲剧都起源于她,“这样对吗?”三姨太问着自己,“明明自己已经很辛苦了,为什么还要把自己的痛苦强加给别人?”

三姨太看着小昙,她是那么的不舍,她的留恋显而易见,可是她仍然愿意放弃一切成全他们……“是时候离开了。”三姨太告诉自己。

望着三姨太渐渐消失的身影,小昙说了声:“谢谢你!”她知道,她也该走了“这个故事说起来有些长……你的太婆,也就是我的妈妈,其实就是伺候三姨太的丫头。”石振彦的奶奶坐在藤木椅子上,陷入了回忆,“那是个可怜的女子,长得很漂亮,女红手工镇上无人能及,偏偏摊上了个抽大烟的爹。十七岁那年,她爹把她卖给了县城的县令做三姨太。不管她怎么哭求,她爹都无动于衷。后来,听说她在私奔的途中被他爹带来的打手抓了回去,县令因为这件事觉得脸上无光,对她很不好,她在嫁过去没多久就疯了。”

石振彦和小芸去拜祭三姨太。“谢谢你的成全。”石振彦心里默默地说着。

北京离婚律师

北京著名离婚律师

易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