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路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多路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跛子不是好欺的-【资讯】

发布时间:2021-08-03 01:56:13 阅读: 来源:多路阀厂家

这天,胡县令正在后院与三个衙役种菜,忽然一阵堂鼓急促地响了起来。一个衙役边跑边说:“大人,来了一伙喊冤的。”“快走!快走!”胡大人把浇水的长柄木勺一扔,急急忙忙向前院跑去。胡大人穿戴整齐走上大堂,三班衙役各司其职,把喊冤人带上堂来。这是一伙农夫,一共六人,其中有三个人头上和胳膊上分别缠着布条,看来是受了伤,他们一见胡县令就跪地叫喊:“大人,您可要为我们做主啊!不然我们往后就没法活啦!”

胡县令吃惊道:“你们这是怎么啦?要状告何人?”一个年老的周姓农夫说:“我们是被人打的,我们要状告城固县凶手王同春和刘三贵等七人。”县令又吃了一惊:“啊?状告邻县辖民,这,这……你们因何事情竟与邻县的百姓闹起来了?”“大人,这都怪邻县刘三贵等人太凶恶了……”周农夫说,并愤怒地叙说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这几个农夫住在汉江边上的六陵村,与湑水交叉的汉江河中心有一块三角形的岛。岛上长着旺盛的芦苇。每到秋季芦苇成熟,附近的村民们则前去采割回家当柴烧,虽然芦苇不如干柴火旺耐烧,但是收回去放在家里,可当一年的燃料,能省好多买柴的钱呢。所以,附近的村民们都乐意去采割。昨日,周老汉和邻居五个青年一起去三角岛收割起了芦苇,当他们一人割好了两担,正要插上尖担起肩往回挑走时,忽听一声大喊:“慢着,乖乖地把东西给放下!”一下来了十六七个男人,为首的是邻县汉王城村的保正王同春,他手一挥,带来的人立马把周老汉等五人团团围住,王同春说:“把捆好的东西放下走人,什么事也没有了,再来割芦苇,小心打折你们的手!”六陵村的一个青年顶撞了一句,王同春手一挥:“修理他!”话音一落,对方两个小伙子扑上去把这青年打倒在地,边打边说:“这个三角岛是从我们这边冲离下去的泥沙堆集而成,这岛就是我们的,你们敢来割芦苇?真是找打!”

周老汉和同伴反驳说,自古以来,河心岛上的芦苇就是无主的,谁动手就是谁的,怎么今年突然就变成了你们上游县的私有物了。他明白汉王城村换了个心术不正的新保正。周老汉话一出口,王同春又说周老汉胡扯蛋,指挥身边的人抓住周老汉就打了三个嘴巴,周老汉气坏了,手一挥说:“跟这些狗日的拼了!”身边的后生气得嘴脸发紫,什么也顾不得了,抓起扁担向对方扑去,可王同春带来的人多,一拥而上,三个打一个,把周老汉这一帮人打得嘴眼乌青,其中三个还被打伤了胳膊和额头。后来,王同春带着那一伙如狼似虎的人把周老汉他们的扁担和镰刀全砸烂,把割好的芦苇全搬走了。周老汉一伙人回到村里,气愤不过,就请人写了状子,今天一早就赶来县衙告状了。

胡县令听了,虽然十分气愤,可这样隔县闹纠纷的民事案子,办起来却很棘手,如果要审理,得到邻县去传人,要传人,得通过邻县的批准,否则,就有越俎代庖之嫌了。再说,县令大都偏向自己境内的百姓,如果找不到恰当的证据,对方也未必相信他的辖民有错。于是胡县令对周老汉一帮人说:“这个状子本官先接了,可这种案子,审理得履行一些手续。大家的身体重要,先去找个郎中治伤,一有情况本官派人通知大家。”说完,他让一衙役去内院,从夫人那里拿了五两银子来赠给周老汉一伙,让他们先去“望江客栈”住下来,再料理这事。

周老汉一伙十分感激,拿了银子互相搀扶着走出了县衙。胡县令提起笔,正想向城固县令写一份通报公函。忽然“咚咚咚”,堂鼓又响起来了。胡县令放下笔忙让人带来了击鼓人。胡县令一看,又是一个老汉和两个小伙,都受伤了,三人跪在大堂上说:“老爷,您要为小民作主伸张正义呀!”胡县令一怔,问老汉又出什么事了。老汉说,他们姓杜,住在马畅镇的杜家村,昨天犁田时,他家的牛把旁边田里的庄稼吃了晒席大的一片。老汉心想犁毕田后,晚上回去再上门去向那块地的主人刘黑仔赔礼道歉。可是,天黑时他把牛拉回家,刚拴在圈门外,忽然有人跑过来告诉老汉,刘黑仔赶着自己的牛到老汉的油菜苗地里把二分地的菜苗快吃完了。杜老汉大惊,眼看着快要移栽油菜了,菜苗在这节骨眼上被祸害了,这不是专与人作对耽搁一季庄稼吗?

杜老汉立即赶到菜苗地里拉住刘黑仔说:“我家的牛无意中吃了你家的几口庄稼,我还想着给你赔罪呢!你咋来这一手呢?”刘黑仔说:“你还好意思说,别假惺惺地说赔罪了,如果我的牛不来你的菜苗地里,恐怕你就浑水摸鱼不吭声了。对你这种人,我就要让你尝尝被祸害了庄稼的滋味。”刘黑仔说完,继续让牛吃菜苗,杜老汉就上去拉他的牛,刘黑仔说:“咦,你还想把我的牛尾巴扯断呀?”于是伸手把杜老汉推倒在地。这时,杜老汉的两个儿子从另一块地里闻声赶来了,刘黑仔见杜老汉的两个儿子朝他跑来,就扯起嗓子喊:“来人,不得了啦!一家三口人打死我了。”这样一喊,刘黑仔的两个哥哥和两个堂兄弟闻声都赶来了,于是大家厮打在一起,刘黑仔的人多,杜老汉父子三人不是对手,被打伤了脸和胳膊。杜老汉的菜苗全完了,又挨了打,于是气不过,就来县衙告状了。

胡知县仔细问了一下刘黑仔的情况,又为难了,为啥?因为杜老汉状告的刘黑仔,又是隔邻的城固县百姓,之所以发生那么大的矛盾,是因为那条田坎,就是两个县境的分界线。一条田坎两个县,百姓们平时交往不多,互不忍让自然容易闹事了。

胡知县心想,今天还真是百姓告状的多事之秋!他略作思考,又叫衙役从夫人那里取了二两银子送给杜老汉三人,让他们先去“望江客栈”住下,一边找郎中医伤,一边等待县令审理的消息。

宝宝脾虚吃什么药

灰指甲怎么治愈 亮甲

恶寒发热无汗用什么药缓解

得虫咬性皮炎怎么办

急性腹泻需要注意什么

一岁宝宝消化不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