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路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多路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论三种数字阅读运作模式

发布时间:2021-01-20 02:19:18 阅读: 来源:多路阀厂家

日前,数字阅读市场屡有新闻传出:先是有运营商定制电纸书终端;跟着中国移动的手机阅读基地项目上马;最近,又有传言出版总署提出要提高电纸书市场准入门槛。这一系列动作的背后存在着深刻的矛盾,以思阅咨询对数字阅读产业的跟踪研究,认为数字阅读市场存在的问题是运作模式不统一的集中体现。

国内现有主要三种数字阅读市场的运作模式,分别是电信运营商主导、阅读终端厂商主导和出版社自主推广模式。

一、电信运营商主导模式

电信运营商在开拓数字阅读市场方面有着终端生产企业和出版社不可比拟的优势:强大的基础网络,广泛的数字阅读来源以及层出不穷的以数字阅读为主的增值业务,这似乎都是电信运营商主导数字阅读产业链的必要条件,这也不难理解中国移动首先建立手机阅读基地,中国电信也立即跟进的原因。

但电信运营商要做好数字阅读并不是建立几个阅读基地或推出某些增值业务就能完全掌握市场,而是需要建立在对用户需求的深刻把握上。具体从三方面进行分析:

(1)“第一章原则”太过肤浅

现行的手机阅读一直秉承“第一章吸引”原则,即读者可免费阅读第一章,再往下读则需付费。此种模式是开始能起到吸引读者眼球的效果,但是也容易使读者产生厌恶感。除此之外,电信运营商以快讯方式推出的部分电子书是青年作家和网络写手写的小说,其内容并无深度,读者群也仅限于年轻一族。而热点、有深度的数字内容仍比较匮乏。

(2)信息反馈如同虚设

电信运营商作为数字阅读通道所提供的反馈功能如同虚设,利用率极低。用户用于数字阅读时间大多是零星时间,读者根本来不及或者无意对肤浅的文字做出反馈。这样以来,在用户和运营商之间的信息渠道无形中被隔断,把握用户需求也就成为一句空话。如果这样一直延续下去,手机阅读即使不会消失,也会沦为鸡肋。

(3)终端定制急功近利

再来看看运营商采用的终端定制方式,总体而言,目前国内电信运营商深度定制多款电子阅读器终端,其出发点是想首先抢占用户的应用界面,但是目前的电子阅读终端在性能和用户体验上并未具备明显优势。电信运营商一味抢占用户界面而忽视对数字阅读内容深度的开发,是舍本逐末的做法,只能作为短期市场行为。

二、阅读终端主导模式

谈到阅读终端为主导,用户可能会被电纸书炫丽的广告所吸引和电纸书的出货量给迷惑,但仔细研究会发现数字阅读终端面临的问题并不比运营商面临的少。思阅认为电子阅读终端目前至少面临以下问题。

(1)数字图书版权

伴随着数字图书的兴起以及人们知识产权意识的提高,版权问题是终端商主导数字阅读产业链最大的难题,尤其困扰终端商的是,国家的一些列法律法规的出台,如:《著作权法》和《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本是旨在引导数字出版业健康发展,但对终端商而言,却无形中加大了扩大数字阅读来源的阻力,终端商需花更大的费用来获得数字出版物的版权。“取得版权和付出代价”之间的平衡问题至今也未得到妥善的解决。

(2)山寨的冲击

一直以来,“山寨”的存在几乎成为了终端制造商最大噩梦。因山寨机皮实耐用且价格低廉,使其拥有相当一部分的消费群体。对广大的终端制造商而言,与其依靠所谓的法律法规和提高准入制度来限制“山寨”的发展,提高自身产品的质量和服务更让用户信服。

(3)终端厂商本身的定位问题

很多电子阅读的终端制造商似乎都受到了“大而全”思想的影响,既要做终端又要满足大众的阅读需求,还要兼顾终端功能的集成性(如在阅读器上兼顾音乐功能)。思阅认为这些问题是终端商对本身定位不清所致,最有效的方式是把终端阅读器做成功能单一,但用户体验绝佳的电子器件。也就是说,终端制造商应该专心致志的把阅读器做成数字阅读的渠道和平台,而不是再去兼顾一切。其实这种模式在国外已经有了成功的例子,国内的众多终端制造商完全可以借鉴和学习。

三、出版社自主推广模式

凭心而论,出版社推出单独的阅读器更多的是无奈之举,目前传统出版业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书籍品种层出不穷,平均印数却急剧下降;印刷发行成本持续上升,利润率不断走低;退货率库存量直线升高,资金周转越来越困难等。这些问题严重影响着我国传统出版业的发展,特别是随着计算机、互联网、数字化三大技术发展而发展壮大的数字出版的出现,传统出版业的改革已是刻不容缓,在数字浪潮的冲击下,出版社只好依托自己原有的优势,再配以最流行的手段,于是,出版社推出阅读器也就顺利成章。我们很难用好坏来评价出版社的这种做法。只是和本文所提前两种方式比较起来,这种模式反而弱化了出版社文化传播的作用,对终端的改进也并没有实质帮助,因此更加不具备竞争力。

上述任一种模式没有足够的力量统一市场,模式的并存反而加剧了市场的混乱,反映在市场表现上就是电子书格式多样,电子阅读终端厂商林立。因此,探索一种统一的数字阅读模式就显得十分必要。

需要指出的是,运作模式的统一并不是靠简单的分成组合就能彻底解决,单看出货量和股市反应也并不能完全说明现行的运作模式就无需改进,数字阅读及其连带问题不是某一方能单独解决的地步,需要产业链各方从大局出发,汇集各方智慧才能解决。这个问题不仅仅能影响各方的利益分配,也决定未来中国数字出版业的走向。

幻剑修仙破解版

勇士冲冲冲

大奖彩票app安卓版本